当前位置:资讯>犬界轶事>犬界轶事视野>正文

36小时抢狗大战,狗去往何处?

来源:狗民网资讯频道 作者:news.goumin.com 编辑:caihay 2015-03-18

   前日下午,一条“光明新区一个屠狗场每天屠宰数十只狗”的微博在深圳市爱狗人士间激起巨浪。为了解救这些待宰的狗,爱狗人士通宵蹲守,经过长达36个小时的斡旋,在光明新区公明街道行政执法大队的牵头下,该屠狗场被捣毁,共解救出89条狗。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屠狗窝点并没有卫生许可证,而每只狗也没有狗牌。目前,这些被解救出来的狗已经被运往深圳市流浪犬管理中心,关于这些狗的具体处理,市城管部门正在紧急协调中。

爱狗人士通宵搜集证据

   据深圳市犬类保护协会基地负责人“镜子姐”介绍,15日下午该协会从微博上收到投诉后,她一方面联系附近的爱狗人士前去核实情况;另一方面紧急召集人手,前往事发地点。

   当天晚上7点多,“镜子姐”带着十几个协会成员前往该屠宰点搜集证据。为了摸清屠宰场内部情况,“镜子姐”佯装成买家混入屠狗场。在现场她看到有一条狗怀孕了,她以18元一斤的价格向老板买下了这条狗。16日凌晨时分,这条被买下的狗很快分娩,爱狗人士迅速将其送到最近的宠物医院,“生了五只,还有一只没有生出来死了”。

   在得知现场情况后,“镜子姐”左手拿着摄像机,右手拿着手机,蹲守在该屠狗场附近的一个山包上搜集证据。16日凌晨5点左右,从山口窜出一辆面包车,随后停在屠狗场铁门外,面包车里下来两个人进入到屠狗场内。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镜子姐”听到狗的惨叫声和金属碰击声,面包车里出来的人提着两个塑料袋出来,走了。从“镜子姐”提供的视频里,整个屠宰过程不超过10分钟。

   随后,“镜子姐”马上让在山下蹲守的协会成员跟着那辆面包车,几分钟后,面包车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市场里,并将塑料袋里的狗肉挂在了档口。另一边,又有一辆小货车进入了屠狗场,并带着4只屠宰好的整狗走了。而这一次,小货车内的人明显警觉性更高,他们左闪右闪最后混进了早高峰的车流里。

屠狗场隐蔽 老板无相关许可

   昨日上午,在收到“镜子姐”的投诉后,南都记者赶到现场,并联系通知了公明街道行政执法大队前去进行检查。记者看到,该私宰点在根玉路拐角处里面500米处,属于水源保护区,西北面就是长流坡水库。沿着一条小路走近屠狗场后,记者发现该地段极其隐蔽,西南两方分别被山包环绕,北面就是南光高速,仅东边一条小路能进入其中。

   在屠狗场附近,记者能看到地面上还散落着不少狗毛,以及干了的血迹。这个屠狗场由三个临时搭建的棚子组成,面积最大的有300多平米,建筑面积加起来有700多平米。在最大的一个棚子里养着近百只狗,分别装在4个铁笼子里。在养狗的铁笼子旁放着好几台拔毛的机器,以及屠狗的工具。

   记者找到了该屠狗场的老板湛江人邱先生。其是湛江人,以前在屠宰场做工人,去年6月份来公明做屠宰生意。当记者问到为何没有屠宰许可证以及卫生许可证时,邱老板左躲右闪,称其去政府部门申请过,但一直没有办下来。

   根据邱老板提供的订货单,记者看到这些狗大多是从安徽、湖北、河南等地运来,每条狗都没有卫生检疫证明。“大多是一些熟客过来买,他们买了就送去市场或者一些餐馆。”邱老板称,来他这买狗的大多是老主顾,至于狗肉的流向,其只知道一部分。

   昨日下午4点多,在确定该屠狗场为私宰点后,公明街道行政执法大队连同派出所、应急分队以及其他辅助力量,对该私宰点进行查封,将私宰点所有活狗全部没收,死狗或狗肉送往清水湖焚烧,同时还没收该私宰点所有屠狗工具。

抢狗大战耗时漫长 如何处理狗仍是问号

   被清理出来的犬只究竟送往何处?如何处理?市民可否挑选领养?这一次,爱狗人士没问出答案。傍晚6:30,第二辆载着犬只的车开出。

   爱狗人士发现,早20分钟运出去的运犬车还在工业区的小路上停着。原本已经准备好离开的车辆纷纷停下来,在两辆运犬车的后面排起了队,并打起了双闪。爱狗人士掀起新一轮的投诉,他们通过微博、微信和Q Q群等把这个消息向外传播,并且进一步召集人手支援,甚至买来面包等食物充饥,准备长期抗战。越来越多的支援者赶到现场,带着充电宝、干粮和电筒等应急设备,现场迟迟没有回应。

   昨日晚上9点半左右,深圳市公明办事处回复,下午一直未有安置,是因为经费未有谈妥。目前,深圳市城管下辖的流浪犬管理服务中心已经前往交接。而流浪犬管理服务中心又该如何处理这些被解救的狗呢?昨日记者在现场询问相关情况,但一直未得到对方答复。

   对于这批被解救出来的狗如何处理的问题,一名执法队人员私下告诉记者,执法队、动检站以及流浪犬管理服务中心都存在权利盲点。“因为屠狗并没有入法,虽然深圳市禁止屠狗,但没有相应的法律支持我们执法。如果我们把这些狗运到执法队和街道,我们只能根据相关程序进行焚烧处理了。”这个方案肯定是不被爱狗人士所接受的,他们希望的方案是先把狗送去动检站检疫,有病的安乐死,没病的可让市民领养。

   对于爱狗人士的方案,动检站和执法队都不愿接受,他们认为如果接手了这些狗,万一不能妥善处理肯定会担责,“等于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没有部门愿意接手。所以我们还是回归到最初的那一点,希望国家能早日制定相关法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