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资讯>犬界轶事>犬界轶事视野>正文

刘朗博士参与执笔公开信 剖析玉林“狗肉节”不合理

来源:北京伴侣动物医院微博 作者: 编辑:caihay 2014-06-16

尊敬的陈武主席:

  最近,全国各地关心广西壮族自治区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人士,对于玉林即将在夏至日前后由商家私自举办聚众大量消费狗肉的活动,表达了深切的关切。作为相关问题的专家,我们认为这种关切不仅是正当的,而且是公民对国家狂犬病防控、食品安全、社会稳定、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以及国家文明发展事业积极支持和参与的表现。在此,我们从专业的角度就玉林市商家鼓噪的夏至日期间的聚众狗肉消费的危害,提出我们的看法,供主席参考。

  首先,玉林夏至日聚众狗肉消费,不利国家的狂犬病防控。中国是狂犬病高发国家,每年发病总数仅次于邻国印度。为了减少并消除狂犬病的危害,国家做了大量工作。国务院 2012 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年)》里,就把狂犬病列为国家优先防治的 16 个主要疫病之一。中央政府也把狂犬病的防治工作上升到了“关系国家食物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关系社会和谐稳定”的高度,并且把它视为“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重要职责。”由于狂犬病防控的重点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和农村,这个《动物疫病防治规划》,也把狂犬病的防控当成“农业农村工作的重要内容。”1

  中央政府如此高度重视动物疾病的防疫,地方政府没有理由不配合落实。 玉林夏至日前后聚众狗肉消费,不是个简单的吃什么的问题,而是短期内聚众大量消费狗肉、可能引发狂犬病疫情的重大公共卫生安全的问题。短时期内大量消费狗肉所以有害,是因为它会进一步激发涉嫌违法的偷狗、抢狗和毒狗活动以及跨省跨地区的活狗长途运输,以满足陡增的需求。国家疾控中心专家就指出,长途活狗运输是狂犬病传染的诱因之一。2

  既然如此,因聚众消费狗肉导致的大量活狗的跨地运输和交易,以及它可能导致狂犬病的爆发和失控,就不能看成是与政府无关的商家个人行为。

  广西在全国狂犬病高发省市排名中,名列第一位。在 1996 年到 2009 年的十三年间,广西一地就报告发生了 4000 多例狂犬病,远远高于排在第二、三和四位的湖南、贵州和广东。3

  而玉林又是狂犬病防控的重灾区,仅在 2002 年到 2006年间就确诊了 338 例狂犬病,感染者全部死亡。4

  又据国家卫生部的统计,2008年,广西以 372 例高居全国狂犬病发病排名的第一。同年,玉林市“荣登”全国地级市狂犬病发病人数最多的十强之一。5

  我们无法断定玉林市场上的活狗是不是狂犬病的潜在威胁。然而,没有迹象表明玉林屠宰的犬只都是经过狂犬病免疫的。国家《狂犬病防治技术规范》第五款第三条明确指出,“在运输或出售犬时,犬应具有狂犬病的免疫标识,畜主必须持有检疫合格证明。”和猪牛羊鸡鸭不一样,狗在中国不是肉用动物,它是宠物、看家犬和其他用途犬。上述技术规范,严格意义上只是针对这些活体犬只的运输和销售的。即使这个不适用的规范,也被国内从事活狗运输的狗肉业者所违反。根据对北京 2011 年 4 月 15 日被市民举报、由公安拦截的 40 只狗的抽检,无一有狂犬病抗体。6

  未经狂犬病免疫的犬只,在短期内超大数量运载、装卸和屠宰时,无疑是过度疲劳的从业者感染狂犬病的一大隐患。

  2007 年,狂犬病在中国内地达到 3300 多例。由于国家加大了对狂犬病的防控力度,2007 年以后感染人数逐年下降到 2000 例上下。这个成绩得来不易。曾经的重灾区玉林,在狂犬病防控意识上理应高于其他地区,有责任禁止民间商贩鼓噪的夏至日聚众消费狗肉的逐利活动,因为这种活动的潜在代价是国家狂犬病防控体系的失控。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地方政府都必须把百姓的健康和安危放在少数商人的利益之上。国务院在《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里已经将动物疾病的防控定位为关系到国家利益的大事。地方利益、地方少数商贩的利益哪有不服从国家的整体利益的道理。

  第二,聚众狗肉消费,是重大食品安全隐患。在法律禁止之前,吃狗肉如果是私人行为的话,那就是个人在自家的厨房烹烤、自己吃,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人消费行为。但是,商家经营狗肉,是把国家没有认可的肉品提供给大众,这就不是个人的消费行为了,而是商家针对社会大众、盈利为目的的社会行为。商家经营狗肉必须服从国家食品安全方面的法律法规。

  首先,为了消费者的安全,国家规定动物产品必须是可追溯的,即通过动物出生、动物饲养、动物免疫、动物运输、动物销售、动物屠宰、动物产品的分销和加工等一系列经营行为中的信息记载和传递, 实现每一件最终被消费者消费的动物产品,都可以追溯到其生产经营过程的任何一个环节,以促进动物生产经营行为的规范化,达到保证消费安全的目的。为了建立动物产品的可追溯性,2006 年农业部颁布实施了《畜禽标识和养殖档案管理办法》(农业部第 67 令),标志着全国范围动物产品可追溯体惜建设的启动。2007 年《动物防疫法》修订。2009年中央 1 号文件中明确要求“加强推进动物标识及疫病可追溯体系建设”。2010年,《动物检疫管理办法》和《农业部关于推进动物标识及疫病可追溯体系建设工作的意见》也出台了。犬只的肉用经营也必须达到可追溯的要求。 从动物来源上讲,依据《动物防疫法》、《畜牧法》、《动物检疫管理办法》、《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畜禽标识和养殖档案管理办法》和《狂犬病防治技术规范》提出了“三证 两档案 两标识”(即免疫证、动物防疫条件许可证、工商营业许可证、养殖档案、免疫档案、禽畜标识、免疫标识)的要求。 目前不知玉林的哪家肉用狗经营者可以拿出上述文件。实际上,玉林狗肉一方面是来自各地盗抢犬只团伙的赃物。这些违法犯罪者食用剧毒硫化物,采取投放危险物质、盗窃、抢夺、抢劫的方式非法占有他人犬只,通过集结运输运往各地。另一方面就是狗贩子在各地捕捉的垃圾狗、流浪狗、疫病狗。据不完全统计,2001年以来,国内媒体上有关狗猫被盗、被毒杀运往狗猫消费地区的报道多达 560多篇,揭露了遍布各地的偷盗、经营狗猫消费的黑色产业链。7

  更应该引起注意的是,仅在 2014 年 1 到 6 月间,就有躲到 170 条新闻报道涉及这个黑色产业链。

  2013 年 12 月,湖南警方捣毁了一个用毒药盗狗的犯罪团伙,收缴了 12 吨有毒狗肉。8

  据一个跟踪调查的结果显示,在 2001 年到 2014 年的 13 年间,有多达102 个报道揭露狗肉贩子用毒药(氯化钠、氯化氰、氰化物--俗称“三步倒”、毒鼠强、氰化钾、十步封喉等剧毒化学药品)毒杀流浪犬、宠物犬和农村看家犬。9

  这些被毒杀的狗,难道不是对消费者的巨大危害?

  玉林狗肉市场的违法性也反映在产地检疫上。依据犬产地检疫规程和 2013 年 4月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和运输检疫监管工作的通知》,运输的犬猫必须一犬以检疫证、一犬以免疫证、如果有外观健康问题的犬只还需要出具该犬只的实验室检测报告。农业部的通知从实质上禁止了以肉用为目的的猫狗大批量运输。一次实验室检测的费用是几百元,一车狗几百上千只,如依法检测,仅此费用就将达到 15-30 万元,对比目前玉林狗肉的价格,很容易得出玉林狗肉经营的普遍违法性的结论。

  可以想见,狗贩子通关拿的都是非法出具或者伪造变造的假证? 2009 年,农业部就确认出现过伪造的动物检疫合格证,这一行为涉嫌伪造国家公文印章罪。 那么,玉林地方有关部门在本辖区内容许如此大规模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发生,这是否有渎职之嫌?

  最后,从屠宰的法律要求看,依据《动物防疫法》和《动物检疫管理办法》,动物接受地有关部门应在核验动物产地检疫合格证的基础上,由官方兽医在指定屠宰厂点进行检疫。犬只没有合法取得产地检疫合格证,因此也就无法进入屠宰检疫程序。 我国没有指定的犬只屠宰场点,也没有犬只屠宰检疫规程,也就不可能有合法的屠宰检疫。在玉林,所有犬只经营依靠的都是未经检疫的私屠滥宰。

  食品安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文化”也好、“民俗”也罢,都不能妨碍政府为了广大消费者的健康权益对非法肉品销售进行必要的干预。落后的文化、过时的民俗从来不是人类文明前进的障碍。我国历史上铲除女人裹小脚、包办婚姻等文化陋习,就是最好的例证。2003 年“非典”的肆虐也告诉我们,地方执政当局放任有害公共健康、打着地方饮食习俗的旗号、本质属于逐利的行为而不作为,不仅严重失职的、而且贻害全国。去年底调查人员在玉林的调查发现,所谓吃狗肉是玉林“地方民俗”一说毫无根据。 “狗肉节”完全是 2009 年由地方狗肉经营者挑起、少数官员附和的以牟利为目的、服务狗肉业者的“新民俗。”10

  这种商家鼓噪的聚众狗肉消费及其重大食品安全隐患,必须得到地方执政当局的高度警惕。对于玉林地方当局来说,广大人民的健康永远高于狗肉商贩的商业利益。

  第三,聚众狗肉消费,是群体事件爆发的隐患。学者和专家近年的调查发现,狗肉市场上的活狗相当一部分是非法得来的。国内多数省份都有农村看家犬被盗的问题。不久前《信息时报》报道,广东珠海盗狗贼一天可以从城乡偷得上百只他人的看家或宠物犬。盗狗贼不仅侵犯犬只主人的权利、甚至暴力伤害犬只主人和暴力抗法。11

  在 2011 年的一个针对济南郊区农村的一项调查中,山东大学郭鹏教授发现受调查的 87.6%的家庭都有看家犬被盗的遭遇。12

  广东某调查小组做的报章检索统计显示,2001 年到 2012 年发生的几百起盗狗事件,导致 84人伤亡。在死亡的人数中,被盗者为 12 人、盗狗贼为 17 人。13

  今年发生的广西桂林村民暴打盗狗贼的事件也说明,这类狗肉业引发的偷盗违法行为,已经发展到了极其危险的对抗程度。被害人之所以自己用暴力打击盗狗贼,从侧面显示出他们对有关当局长期忽略家犬被盗问题而不作为的不满。正如郭鹏教授指出的,狗肉市场的存在、助长了盗狗这类藐视他人权利、无视国法、轻视公权力的偷盗行为。

  玉林夏至日前后聚众狗肉消费如果得不到制止,必然鼓励偷狗的非法行为继续下去。而对偷狗盗狗犯罪行为的不作为、不干预,必然迫使被害人捍卫自己的权利、甚至将怨气洒向地方执政当局、诱发其他权利受害者个人和群体的集体抗争事件的爆发。玉林夏至日前后的聚众狗肉消费,不是简单的商家逐利行为、更不是所谓的地方“民俗”。它的背后是严重的违法、侵权以及挑战国家法律权威和公权力威信的犯罪活动、是狗肉业与犬只主人的尖锐对立。为了社会安宁、为了百姓合法权益得到保障、为了打击和防止犯罪、为了政府和法律的尊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有责任干预玉林聚众狗肉消费活动,割除这个危害地方稳定的毒瘤。

  第四,聚众狗肉消费不利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狗肉的消费在中国内地受到越来越多人士的批评,我国台湾地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已经禁止狗肉的食用。为了在夏至日聚众消费狗肉,玉林街头曾经是血流满地的屠宰场。当众和当着活犬的面进行屠宰,破坏环境、贻害路过的青少年。狗肉业者当街杀狗或在店面高调悬挂狗猫胴体,是将野蛮强加给路人尤其是少年儿童的心理暴力行为。各国心理学家早就指出,将残酷和血腥的场面呈现在青少年面前,会使他们变得冷漠和对他人的情感失去敏感性。目睹家暴和受到虐待的儿童,是心理健康受损的孩子。年幼时目睹他人虐待或虐杀动物,容易失去对动物和他人的同情心。多个国家调查显示,多名连环杀人犯在儿童时代曾有虐待动物的经历。为了保护玉林的青少年、为了他们的身心健康成长、为了营造一个没有冷漠者的社会,广西自治区政府有责任干预玉林的聚众狗肉消费。

  广西山川秀美,是我国重要的旅游创汇大省。玉林夏至日前后的聚众狗肉消费,已经给广西甚至全中国带来了负面影响。为了国家的狂犬病防控、百姓的食品安全、社会稳定和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广西壮族自治区应该坚决整治和关闭玉林和广西其他地区的聚众狗肉消费活动。如何处理这一“危机”, 是对广西和玉林执政团队执政能力的考验。全国在看,全世界都在看。如何正视来自全国各地和全世界对玉林夏至日前后聚众狗肉消费的批评声浪,也是考验玉林地方执政团队现代公关能力的一个指标。国内民众对玉林的批评,应该是出于对广西、对玉林乃至对国家的热爱。来自国际社会的评判也多出自对华友好人士,其中不乏造访过广西和玉林的国际友人。他们不是“国外反华敌对势力”,他们希望看到真正文明、现代与强大的中国。

  在此,希望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高度重视,积极发挥政府的正向引导作用,切实加强监管,严格查证验物,秉公执法,坚决整治和取缔玉林和广西其他地区的狗肉不法经营,出面表态消聚众狗肉消费活动。

  谢谢!




  安翔律师 著名公益律师

  蒋劲松教授 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

  中国食文化研究会素食委员会主任

  郭鹏教授 山东大学

  刘朗博士 北京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

  孙江教授 西北政法大学

  唐青博士 国家疾控中心

  张丹女士 北京财富杂志社资深编辑

  1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 年)的通知,”2012年 5 月 20 日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12/content_2152427.htm。

  2 唐青博士在广州“第五届中国养犬管理研讨会”的发言 (2013 年 11 月)。

  3 见 Rongling Hu, Qing Tang, Jianrong Tang, and Anthony R. Fooks, “Rabies in China: An Update,” Vector-Borne and Zoonotic Diseases, February 2009, Vol.9, No.1, pp.1-12.

  4 见记者张爱林 2007 年的报道 http://gx.news.163.com/07/0102/14/33RCB62S006300CU.html。

  5 卫生部,“中国狂犬病现状” http://wenku.baidu.com/view/fd55c46f561252d380eb6ec4.html。

  6 安翔,“活犬跨省运输与行政执法和食品安全:4-15 个案分析,”在 2012 年九月上海第三届“中国养宠管理研讨会上的发言。”

  7 报道数据来自对国内报纸报道的搜索统计。

  8 吴林芳 傅煜, “湖南 16 人用弓弩发毒镖盗狗售“毒肉”被捕,”中国新闻网, 2013 年 12 月 11 日 http://news.qq.com/a/20131211/013490.htm。

  9 广东某调查组进行的报章文章检索结果。

  10 郭鹏,“玉林狗肉消费社会调查报告 – 狗肉节是玉林的“民俗”吗?”

  11童丹 吴琼 张伟涛 陈立雄 张毅涛,“这帮 ‘狗贼’一日盗抢百余犬,”《信息时报》,2014 年 5月 23 日 http://roll.sohu.com/20140523/n399933182.shtml;张璐瑶,“11 名盗抢犬只嫌疑人被抓,50 只狗狗获救,”搜狐网 2014 年 5 月 22 日报道http://roll.sohu.com/20140522/n399893497.shtml。

  12 郭鹏,“盗贩杀狗黑色产业网初步调查,”在 2012 年 12 月 15 日北京“整治非法制售狗肉产品和保障食品安全法治研讨会”上的发言。

  13 广东某调查组进行的报章文章检索结果。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