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最后一站”的尴尬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6-13

 

法国的宠物墓地

 

 

      杭州惟一的宠物善后火化场,就坐落在我们这座城市北部的群山之中。

 

     小山岙里有间小小的简易房,简易房里是一个专业的动物火化炉。它在七年时间里共火化了192只宠物,除少量的猫、乌龟、鸟和鸡之外,其它的全都是狗。

 

     炉子的主人是个小伙子,姓洪,30多岁,身子骨很结实,黝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一副精力多得用不完的样子。

 

     从2003年1月创办宠物善后火化场至今,坚持了七年的小洪明显感觉到宠物殡葬服务市场已经在慢慢启动了。第一年,他的炉子只火化了两只宠物,第二年的业务量增至10只,第三年开始业务量稳步上升,平均逐年递增10只。光是今年上半年,小洪的火化场就火化了30只宠物,预计到今年年底,一年的业务量就能抵上创业头四年的总量了。

 

     在这七年里,小洪收取的动物火化费用并不多,按500元/只计算,七年共火化192只宠物,收入总计9.6万元。专业动物火化炉一次性投资3万元,姑且不计算这七年时间里的场租费、人工费、设备维护费、焚烧所需的煤气费等,火化费用收入减掉一次性投资成本后为6.6万元,再往七年上面平摊,一年1万元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有其他的收入来源,比如训练安防犬等,小洪可能早就要放弃了。

 

     现在生意好起来了,小洪却越来越担心,甚至不安。

 

     他最担心的是,周边的人一旦知道他这儿是宠物善后火化场,会因为在观念上无法接受而来寻衅闹事。这也是这七年以来他特别低调的主要原因,小洪从不给这个特殊的炉子打广告,所有的火化业务都来自业内的口口相传。即便是这样,有时候当工人在简易房里焚烧宠物时,还是有村民会跑来看个究竟,甚至抓住工人刨根问底。每当这个时候,小洪只好无奈地说,是自己狗场里的狗终老了,要做个善后处理。

 

     这样的理由,不可能一直用下去,或者说不可能频频用下去。

 

     都说宠物经济带动了一个新兴行业。鲜亮的指甲刀、小巧的花衣、香喷喷的除虫净香波、精致的洗澡刷……如今,在杭城超市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宠物用品占据了一席之地。似乎就是一夜之间,各大商场和超市都设立了宠物用品专区。宠物交易市场也是一片红火。据统计,中国宠物及用品一年的交易额已超过100亿元。于是,宠物身后的一条完整产业链已经逐渐形成:宠物饲养场、宠物医院、宠物美容店、宠物食品店、宠物寄养店、宠物墓,甚至是宠物网站等,宠物经济这个新名词应运而生,而且热得发烫。

 

     小洪喜欢把宠物殡葬市场比作一壶水,伴随着宠物市场的兴起,这壶水在2003年的温度为0℃,七年后开始慢慢升温,但要把这壶水烧开烧透,就现在看来还是很难,如何突破这个产业发展的瓶颈,是小洪也是很多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宠物殡葬服务只是宠物消费市场的最后一个环节,也是宠物生命的最后一站,本期18创富封面报道就要从这“最后一站”入手,带你走进这个新兴的市场……

 

     尴尬的境遇

 

     2003年1月之前,小洪的身份是IT界的一员白领,专门从事电脑技术开发。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就是因为喜欢狗,小洪之后办起了犬类培训服务机构。不管是训练搜救犬还是安防犬,小洪和他的同事们每天都要跟着上百条狗打交道,直到将它们训练有素后送到企业或是新一任主人的手中。在这个日夜相处的过程中,小洪和狗结下了深厚感情。当训练营里的狗因为生病或是遇意外死亡时,小洪舍不得将它们草草埋掉,更舍不得随便丢弃处理,他想到了给狗火化。

 

     小洪凭借电脑专长,在网上查阅了大量资料,得知国外有非常健全的宠物葬礼行业,仪式、墓地、火化等一应俱全,而广州、北京等城市也有了专门的宠物葬礼服务,他开始动手筹建宠物善后火化场。

 

     “一开始,我为了办下宠物善后服务的营业执照跑了很多部门,包括环保、卫生或是民政部门,他们都说还没有相关的明文规定。”小洪历经艰辛拿到了营业执照后,又开始为寻找场地而发愁。

 

     考虑到人们对宠物善后火化场的接受程度,小洪选择了远离城市和村庄的小山岙,场地落实后,就得考虑设备问题了。回忆起七年前的艰辛创业,小洪记忆犹新:“为了这个火化炉,我们花了不少心思,还专门去殡仪馆考察过,发现那儿的炉是用电的,加温的速度相对缓慢,能耗也厉害。后来我还去了一趟景德镇,以为烧窑的炉子可以用,结果依然是能耗的问题。”小洪最后在北方的一所工业大学找了专家,专家专门设计并定制了这个炉子,用的是煤气。虽然炉子的升温速度快了,但是烧完之后的冷却时间却很漫长,因为炉子的密封性很好,降温就需要四五个小时,火化一只宠物,至少得等上五六个小时。

 

     有了这只火化炉子后,一些好朋友都劝小洪对外开放这门业务,并建议他把这块产业做完整。小洪也嗅到了其中的商机,他觉得宠物也会进入老年化时代,宠物殡葬服务一定会有市场,于是又在半山一带找了块地,准备专门用于做宠物墓地,结果这个业务还没有展开就泡汤了。

 

     “当时,我们做宠物墓地的消息被新闻媒体盯上了,媒体一曝光,村里就把地收回去了,说是没有主管部门可以点头同意。”小洪无奈收场。

 

     其实在2003年创业之初,小洪还设想提供宠物葬礼服务,他设立了一个专门的礼堂,专门搞了送别仪式,如跟遗体照相、告别等;此外他还定做了一批陶瓷罐,淡黄色和绿色两种,本来想在陶瓷上面画个狗啊、猫啊,后来估计宠物主人肯定会贴宠物的生活照片而作罢。因为业务量少之又少,这些服务最终都基本简化了,只有“善后火化”坚持了下来。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