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医院监管亟待加强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5-24

 

       5月1日至6月30日,北京市正在开展养犬集中年检。据2009年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地区全市登记年检犬已达90万只,宠物犬只数量以每年10万多只的速度增加。

 

      随着宠物数量的增加,宠物商店、宠物医院开始随处可见。宠物经济快速升温也带动了宠物医生的就业。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宠物业从业人数已达百万人,宠物医生呈现日趋年轻化态势。

 

      宠物医生应运而生

 

      “是她给了皮特第二次生命,我和老伴都非常感谢她。”孙先生握着张平医生的手激动地说。

 

      皮特是孙先生家的宠物狗。4月初,皮特开始不吃不喝,持续三天时间,不仅失去往日的活泼,还出现尿血症状。看着养了10年的宠物,孙先生和爱人心疼得要命。

 

      在朋友介绍下,孙先生和爱人带爱犬来到张平所在的宠物医院。经诊断后确定为结石,且后尿道肿胀非常严重,张平当机立断说:“要做手术。”

 

      这是张平做宠物医生以来面对的一个较严重病例,“宠物尿道与膀胱都有结石,手术中需要进行两个切口才能取出全部结石。”

 

      但术后第一周,皮特恢复并不顺利,消炎药未能完全吸收,导致尿道出现大量渗出液并伴有全身皮肤表皮及肌肉溃烂现象。

 

      见此症状,张平判断很有可能是尿管有破裂,建议进行再次手术。为使主人放心,第二次手术过程中,孙先生夫妇也被请进手术室。

 

      看着打麻醉药后被捆绑在手术台上的皮特和它身上近6寸的刀口,孙先生两口子心如刀绞,“当时真的想过给皮特打一针让它安乐死,这样太痛苦了。”

 

      但张平一再坚持不放弃,“咱们再试试,已到这地步了,咱们不能轻易放弃”。

 

      第二次手术足足进行了三个多小时,经检查尿管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破裂现象,张平对宠物伤口进行清洗和闭合,等待伤口慢慢恢复。在张平细心照顾下,皮特病情奇迹般好转,十几天后开始恢复了活泼好动。

 

      孙先生表示,皮特能获得重生全靠张平的坚持和精湛的医术。而张平也坦言,皮特能恢复健康,不仅是对主人一家的莫大欣慰,她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不少宠物主人表示,遇见好的宠物医生很幸运,因为他们不只是治病,更能给宠物第二次生命。

 

      宠物医院鱼龙混杂

 

      然而,并非所有的宠物都能像皮特和它的主人那么幸运。提起一些宠物医院的乱收费和高药价,家住北京东城区六铺炕小区的张女士则颇感无奈。她家的小狗前两天得了个小感冒,到附近一家宠物医院就诊。医生只是简单用听诊器听了一听,测了一下体温,开了些药片,结果花了近400元。

 

      这种遭遇并非个案。据了解,北京市现有宠物医院、诊所近300家,但在监管部门注册的不到150家。不少宠物诊所内部管理混乱、医师资格缺乏、收费偏高、卫生难以保障。

 

      业内专业人士表示,当前不少宠物医院管理没有跟上诊疗发展水平,一些医院长期诊疗都只是个人行为,用药收费没有章法,常常是因人而异或因宠物名贵程度随意加价。不少医院根本没有病历也没有处方和药物管理制度。人员变动频繁。这些很难让宠物主人信任。

 

      此外,宠物医院市场还不规范,监管还存在不到位的情况。一些“江湖骗子”借机浑水摸鱼,欺骗客户,贻误宠物疾病。他们常常通过故意夸大宠物病情,收取昧心钱。调查中有宠物主人向记者反映,有时候一支葡萄糖酸钙能收八九百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更可悲的是,这些伎俩竟然在一些宠物医生中做为“经验”交流。

 

      记者调查时发现,与不少宠物医院在收费上打“埋伏”相比,康宝动物医院等一些受到宠物主人推崇的医院则把价目表直接张贴在门诊室墙上,从肿瘤手术、注射及针灸到特殊检查等百余项诊疗内容的各项价格均清晰可见。孙先生认为,这样透明的收费方式令他们很放心。

 

      保护动物要有责任心

 

      “作为一名有责任心的宠物医生,你要对宠物负责,尽自己的努力挽救宠物的生命。”有8年宠物医院工作经验的康宝动物医院宠物医生张平认为,给宠物治疗更需要耐心、细心、责任心。

 

      “责任心是最重要的。”张平会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接受过治疗的宠物主人,方便随时为畜主答疑解惑。也会带住院宠物遛弯、为住院宠物喂食观察宠物的情况。

 

      “宠物自己不会说话,主人对宠物症状的描述也不是很全面,这就需要宠物医生细心为宠物进行全面检查,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张平指着身旁一只宠物狗说,“它刚做了绝育手术,还在恢复期。不过刚才看到它开始咬笼子中的狗咬胶,说明它现在感觉很好,没有不舒服症状。”

 

      治疗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宠物不配合的情况,张平说,“有些宠物在输液的时候特别不老实,总是乱动。这时候你就要用耐心去安抚它,摸摸它的脑袋或是爪子,让他安静下来。”

 

      在张平的从医经历中,也出现了少数宠物由于术后未能恢复,无可奈何而实行安乐死的病例。“曾经遇到过一只宠物对麻醉药存在过敏症状,在手术后导致宠物心脏骤停而死亡。还有一只宠物由于生病后在家拖得时间太长,体质很差,已无法承受手术的痛苦,术后一两天就不行了。”

 

      刚开始做宠物医生时,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张平都会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掉眼泪,“毕竟你也为宠物的生命做了努力,没有成功,心里会很难受。”

 

      北京康宝动物医院隶属于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该院长肖冰认为,作为宠物主人,喜爱宠物、对宠物负责是基本的道德要求。而作为宠物医院和宠物医生,则掌握着衡量宠物生命长短的标尺,这把尺子不仅是道德要求更应是职业要求。

 

      前不久,由中国社科院法学所主要承担起草的《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与相关专家、学者见面,并听取修改意见。肖冰表示,“保护动物,法律是保障。此外还需相关职能部门的宣传推动及全社会的配合支持。”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