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狗狗“被流浪”谁之过?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5-20

 

      全北京登记在册的宠物犬是90万条,而流浪犬的数量则无从计算。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一些人就地上楼后,便将陪伴自己多年的宠物犬遗弃。流浪犬的治理如今成为困扰城市的顽疾。“被流浪”不是动物们的错,它们的归宿将在哪里?

 

  现状: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流浪狗

  拆迁地区流浪犬数量激增

 

  每逢拆迁之后,总有大量的宠物犬遭到主人遗弃而变成流浪犬。有救助者告诉记者,一些地方拆迁后可以看到十几、二十甚至上百只猫、狗在废墟中徘徊,期待主人再次出现的眼神让人心碎,不少宠物狗则被主人狠心地卖给了狗贩子。北京流浪犬数量不断增加,这是最直接的原因之一。

 

  北京市治安管理总队副总队长唐云利日前在做客首都之窗网站时曾提起:“北京的流浪犬最近一个时期有增加的情况。”唐云利说,在农村或城乡结合部的棚户区,一些人就地上楼后,因为平房养狗跟楼房养狗的条件不一样,于是选择了弃养。 北京有这样的规定,如果养犬人不想养犬了,可以将其就近送到派出所,再由派出所送到所在区的养犬联席会议办公室,并统一送到留检所,给有条件的人认养。但有很多人可能是因为不知道、可能是嫌麻烦,直接选择了弃养。

 

  唐云利表示,流浪动物激增带来的后果将侵占城市空间,对城市管理、日常生活以及公共安全卫生均会造成威胁。

 

  收容机构流浪犬数量已超饱和

 

  无论是对于政府抑或是救助流浪动物的志愿者而言,流浪犬的归宿问题始终是目前难以攻克的问题。

 

  天使之爱罹危流浪伴侣动物救护志愿者团队的创建者之一“梦姐”告诉记者,据她所知,目前北京大概有十几个自发形成的救助流浪动物的志愿者团队。此外,还有一些在政府部门登记注册的动物保护组织,以及数量更加庞大的个人救助者。但尽管如此,无论是政府的收容机构还是民间的收容基地,甚至是救助者的家里,流浪犬的数量都已经超过了饱和,而马路上跑的流浪狗却越来越多。

 

  北京市养犬协会会长于斌也向记者表示,无论从攻击性还是传染性上看,流浪犬都不宜流向社会。“社会救助是好事应当鼓励,但是相对于犬的数量而言,仅靠社会救助的力量还远远不够。”于斌告诉记者,目前协会正在研究如何解决流浪犬的归宿问题。

 

  流浪狗绝育项目缺乏资助

 

  在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流浪动物归宿问题的时候,无论是政府还是救助志愿者几乎达成了一种共识,就是给动物做绝育。

 

  对于有主的犬只,政府鼓励养犬人饲养绝育犬。目前在北京,七里渠留检所、北京市养犬协会指定的动物医院均可以为登记犬只进行免费绝育。城八区内为犬只做绝育的犬主当年还可获得政府一次性200元的奖励。

 

  而对于流浪动物来说,在绝育的问题上,猫咪显然比狗受到“优待”。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政府、专业组织和民间志愿团体联合推出了流浪猫绝育项目,每月可提供千余个流浪猫免费绝育手术名额,民间称为“猫票”。持有“猫票”的民间救助组织或个人发现流浪猫后,可以带它们到指定的动物医院做绝育手术,然后放归群护。到目前为止,北京已为3万多只流浪猫进行了免费绝育手术。

 

  但流浪犬的问题却大不相同。根据规定,理论上所有的流浪犬都要被收容,不能被放归。因此对于流浪犬,政府并没有推出这样的绝育项目。

 

  “麦子”是被“梦姐”团队救助的一只流浪母犬,已经进行了绝育手术并做了免疫。然而,“麦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合适收养它的主人,被临时寄养在一个楼群中的小卖部里。“麦子”很亲人,完全没有戒心。“梦姐”和团队的成员都希望“麦子”能找到一个能善待它的主人。

 

  建议:

  我们能做什么?

 

  民间自推绝育计划 “梦姐”的救助团队提出了一项尝试,并在实际推行中——流浪母犬绝育计划。该计划就是寻找愿意给与优惠的合作医院,用来自于志愿者和社会的专项捐款,对流浪母犬进行绝育。“从理性的角度讲,既然无法将流浪犬全部收容,让它们从社会上消失,从长远考虑能够绝育一个是一个,少生一窝是一窝,以减少它们的无序繁殖。”“梦姐”说,希望这个想法也能够得到政府的支持。

 

  给宠物狗植入芯片 除了方便宠物犬的管理外,也可减少流浪狗的出现。对于这项措施,很多志愿救助者都很期待,他们认为这是从源头上控制流浪狗的手段之一。

 

  尽快立法 很多国家在上个世纪完成了动物福利立法,对于遗弃、虐待动物行为的处罚,以及对流浪动物的治理措施上都有明确的规定。许多志愿者也呼吁,希望尽快通过立法约束弃养、虐待等行为。

 

  政府和社会力量结合 流浪犬的治理是全社会的问题。政府应该是中立者,要调动社会力量管理养犬,收取的费用也应投入到这些团体。

 

  讲述:

  在能力许可范围内理性救助

 

  “梦姐”的团队秉承的理念是“理性救助”。“我们认为,爱动物不能以影响自己的正常工作、生活为前提。对于一些大学生志愿者,我们要求他们首先不能耽误上课,而且我们也不主张未成年人给我们捐款,显然这些钱都是家长掏的。方方面面我们都希望控制在一个理性的范围。对于某一具体的求助,当我们认为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时,我们就会放弃救助。”

 

  基于理性救助的理念,“梦姐”的救助团队并非所有的流浪动物都会收救,只有在精力、人力、物力、财力能够达到,对被收救动物将来的去留也有了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他们才会伸出援手。“梦姐”说,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他们会优先选择那些最危难的动物。

 

  对捐赠的使用一定要公示

 

  对待社会捐赠的使用和管理,是这些社会救助团队最谨慎的地方,由于涉及到钱的问题,稍有不慎就会招致非议。 “梦姐”告诉记者,一旦受到质疑,如果这个团队缺乏应对危机的能力,马上就会散落解体。

 

  有了这些前车之鉴,“梦姐”的团队将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对社会捐赠来源及去向的公示上。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