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九成拆迁户将猫狗遗弃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5-18

 

2008年10月26日,阿牧十足像个怪物

 

 

2009年4月,阿牧享受新主人呵护

 

        怪物阿牧:从拆迁开始的流浪

  有调查表明,九成拆迁户表示将遗弃猫狗

  

  有拆迁的地方,就有流浪狗。

 

  从三年前的清河营,到今天的北皋村、蒲黄榆、花乡、瀛海……每一个拆迁的地区,在主人搭上搬迁快车的同时,就会有一批惨遭遗弃和面临厄运的流浪犬只。

 

  “怪物阿牧”,历经了病饿死亡的威胁,现在拥有一个幸福的家。而更多流浪小动物,仍在经历着死亡的宿命。

 

  命运的转折

  接力拯救“怪物”

 

  “怪物”是阿牧,但阿牧并不是怪物,而是一只曾经流浪的苏格兰牧羊犬。

 

  阿牧,体长,90厘米;年龄,两周岁。曾是一个保护小动物圈内尽人皆知的流浪狗。2008年8月的一天,正在各个垃圾站流浪的阿牧遇到了它的救助人——张然。张然告诉记者,这只流浪狗是在大兴旧宫发现的,来源就是附近拆迁的村子。

 

  “在我骑着电动车回家的路上,被眼前的‘怪物’吓坏了:它没有毛,浑身是伤,瘦骨嶙峋,颤颤巍巍地在马路中间走。仔细一看,是一只患了严重皮肤病的苏牧。过往的行人车辆都绕开它,惊讶地看着。当我回过神来时,它已经到马路边上的水坑里喝水。我推着自行车追着它,它的一只眼睛像被塞了白灰,真的好可怕。我束手无策,不能把它带回家,因为家里的狗狗犬瘟刚刚离去,还不能养其他的狗,而且我怀疑它能不能治愈……”

 

  第二天,张然和老公一起去周围居民区和拆迁地区寻找,决定要救助它。

 

  张然说,结果不但没找到,还惹来了旁人的冷嘲热讽——“呦!您还有这爱好呢!”“那边好多流浪狗呢,你随便挑!”“我们家这个您给带走得了。”

 

  “我该怎么拯救你——怪物苏牧”,第二天,张然在网上发布了以此为题的帖子,寻找这只狗的信息。

 

  很快,有了回应。一位女孩说,在她家附近的垃圾站看到了“怪物”,因为狗太瘦了,每天都在努力地寻找食吃,浑身上下都是皮肤病,被它自己挠得鲜血淋漓。

 

  循着线索,张然找到了“怪物”。从2008年10月27日开始,“阿牧”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并引发了长达一年半之久社会爱心人士的接力救助。

 

  2008年10月24日,志愿者“窗外”捐助狗粮16斤。25日,志愿者“海阔天空”捐款100元。26日,瑞家志愿者团队捐助300元及狗粮80斤。26日,华之堂杨大夫送来药品和狗粮……

 

  三天一次药浴,每次40分钟左右;不间断地补充营养、打针吃药,2个月后,瘦骨嶙峋的阿牧开始有了苏牧的样子,并长出了新毛。

 

  张然回顾说:“我当时捡它回来时真的没想它能活下来,因为它根本走不了。但医院说它除了皮肤病没有别的毛病,但最重要的还是我带它往医院走的时候它的眼神,想活下来的期盼的眼神。所以我一定要把它治好。”

 

  2009年2月,“怪物阿牧”的病情突然出现反复,动物医生为其做了切片检查,初步确定为蚧螨。为防止传染,阿牧不得不“入院”,经历了又三个月的治疗。

 

  现在这只流浪狗的情况如何?记者问。

 

  张然拿给记者的照片上,一只皮毛漂亮的苏牧出现在眼前。“你能相信吗,它从30斤长到现在的50多斤,完全看不到原先的模样了。”张然开心地说,“怪物阿牧”已经有了新的归宿,它被好心人领养,主人给它起的新名字,叫做“八喜”。

 

  命运的起点

  废墟中的守望

 

  无助的眼神、肮脏的毛发、瘦弱的体型,它们或者成群结伙,或独自彷徨游走,在垃圾堆、泔水池甚至臭水坑中寻找残羹——昨天下午,北皋村一处拆迁废墟上,被遗弃的流浪动物们等待着生命最后的日子。

 

  “每一个拆迁的地区,都会有一大批惨遭遗弃的流浪动物。”前来搜索救援的志愿者“岁月”告诉记者,不进行救助,这些被遗弃的小动物最终的结局只有两个归宿,要么病饿而死,要么成为人类餐桌上的“美食”。

 

  去年,“瑞家”流浪动物救助团队拍摄了一个名为《废墟中的守望》的短片,讲述朝阳清河营拆迁后流浪动物的悲惨遭遇。

 

  “拆迁后狗没人要了,就被人逮走吃了。”短片中的村民说。

 

  “为了让狗的主人在拆迁时把狗带走,我们提前一年就开始做村民的工作。”志愿者“天堂”对记者说,我们每周给村民送狗粮,劝说他们搬迁时把自己的狗带走。

 

  但在拆迁结束后,“他们把我们所有志愿者都骗了!”“天堂”说,那些他们关照了整整一年、已经免费进行过绝育、防疫的狗,最终还是被抛弃了。

 

  有的拆迁户主告诉志愿者,想救狗就得给钱,“你是杀了吃肉也好,还是别的也好,只要给我钱就行”。志愿者“昔音”说:“当时卖给我们的时候,主人给它拴上绳子,然后骑上自行车走了,小狗还一直在后面跟着。它不知道主人已把它以100元的狗肉价卖给了我们。”

 

  “有一次主人已经搬走,狗妈妈和孩子被抛弃在破败不堪的平房里。狗妈妈出去找食的时候,推土机已将平房铲平,狗宝宝被活埋在房内。狗妈妈回来后,就一直趴在废墟上不走。”志愿者“天堂”对流浪狗的“抢救”,是在推土机的轰鸣中进行的。

 

  他说,虽然很多房子已拆成一片废墟,但被遗弃的小狗仍然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家”。

 

  今年北京将有50余个城乡结合部村庄拆迁。这也意味着,有更多的动物可能被遗弃。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一项初步调查显示,有90%的拆迁户表示,拆迁后不会把狗带走——2009年5月份,顺义某村接受调查的150户人家中,其中仅有10家表示会带走自家的狗。

 

  “我亲眼看见一只流浪狗在穿越高速公路时被汽车轧死。”志愿者“广志”说,被遗弃的流浪狗给城市生活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交通隐患。他说,去年8月南六环某村拆迁,附近高速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被撞死的狗的尸体。

 

  另一种命运

  餐桌上的毒“美味”

 

  “怪物阿牧”在流浪时为何没被捕杀,成为餐桌上的“美味”?

 

  “主要是它当时看上去太可怕了,一身的皮肤病没人敢碰,想吃肉的人都不敢吃,反而让它免遭屠戮。”志愿者“魏姐”对记者说。

 

  瑞家志愿者团队志愿者“岁月”结合自己多年的救助经验,总结出流浪狗的三大来源:一种是主人失职导致宠物走失;第二种是遭到主人遗弃,如拆迁或者病患;第三种是家养宠物因各种原因在野外繁殖的结果。

 

  “原因虽有不同,但结果都是一样,特别是大规模城市拆迁改造之后,大批流浪动物出现。”“岁月”说,目前受到救助的犬只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

 

  志愿者们发现,每次拆迁后,拆迁地区周边的狗肉馆就开始多了起来。而在通州梨园狗市附近,平日总有一些标着“收狗”字样的三轮车停放在路边。

 

  昨天下午,记者在狗市附近的收狗点与一名专职“收狗”的男子交谈。对方表示,“品相”好的价格高,但一般的串狗按斤收,“毛肉”和“净肉”价格不同。当记者问起流浪狗,对方表示没问题:“收!什么狗都行!”

 

  北京市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韦海涛告诉记者,流浪动物一是犬只体内有疫苗药物,食用后对人体有副作用;二是有各种病患。且未经过定期免疫、体检和定期驱虫,易得各种人畜共患病。

 

  “比如狂犬病、犬瘟热、传染性肝炎、传染性脑炎,特别是线虫、绦虫等多寄生在狗肉里。人如果吃了这种狗的肉,危害非常大。有些疫病病原体耐高温,普通的煎炒烹炸手段不能有效灭活,食用非法诱捕的流浪动物,往往能通过食物链传播各种寄生虫病。”

 

  一位来自志愿者团队的宠物医生则表示,因为基因的不同,狗体内携带的某些病菌对自身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但对其他物种将会有潜在威胁。而人吃了这种狗肉有可能感染上病毒。此外,一些未经检疫的狗肉来源于偷捕、毒杀等方式,一旦食用被毒死的狗肉,食用者即使没有马上出现症状,也可能造成慢性中毒。据专业人士透露,目前国内并没有完善正规的“肉狗”养殖机构,餐饮企业的狗肉来源有待于大家慎重辨别。

 

  志愿者

  力不从心的民间救助

 

  志愿者一打开院门,十来只小狗奔跑着围拢上来。不停地闻着嗅着,此起彼伏的叫声中充满了欢愉。

 

  在通州一处名为瑞家的志愿者救助流浪动物基地,40余只流浪狗在这里找到了新的归宿。志愿者每周前来扫狗屎、拖地、洗澡,每天有专职人员照看喂食,小饭盆一字排开。

 

  志愿者向记者一一介绍这些小动物的来历:“八百”,一只雄性成年英国古代牧羊犬,用八百元人民币从狗肉贩子手中“赎身”买来的——“4块钱一斤,全身都是病”。

 

  “毛毛”,是志愿者按狗肉价救出的,否则当天就死在主人的棍棒下——因为她繁殖后代的能力已经被榨干了。

 

  但救助,只能依靠民间组织的爱心来维系。志愿者团队负责人介绍,眼前的40多只流浪狗,每天每只需要狗粮3两,约1.5元,40只狗需要60元钱。1亩地大小的平房院月租为1850元,水电费、卫生费每月35元。

 

  实际上,该志愿团队2009年救助各类流浪犬只的费用总计超过了10万元。在这个基地,志愿者们先后救助了上百只被遗弃的小狗,全部进行了免疫、绝育,大多数已经被领养。

 

  “在北京有很多志愿者,租住场地收留流浪动物。”志愿者团队负责人说,但他们发现,结果往往是爱心被任意“利用”。

 

  “开始我公开了自己的地址,随后就不断有流浪猫和流浪狗被遗弃在我家附近。甚至有人隔着墙把流浪狗扔进院子。”张然说,开始她还欢迎这些被遗弃的小生命,但她已经实在救助不了了。现在,仅她救助的20来只猫狗,防疫、绝育、喂养的费用每年超过1万元,还不包括治疗各类疾病的费用。

 

  和张然一样,“力不从心”成为众多志愿者的一个普遍感受。志愿者们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会遗弃自己心爱的犬只?

 

  一些“流浪动物天堂”的缔造者也开始绝望,几乎没有人敢公开自己的具体地址:不救,毕竟是一条生命;救,却是人力物力无法承受之重。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