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徒市中心公然抢狗 并致主人受伤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5-10

 

       早上6点45分至早上7点左右。狗的主人是我阿姨,我们住一起的。早上阿姨在庆春立交桥西面遛两条狗,是杂交博美,同个妈妈生的,遛着遛着突然摩托车过来四个人,要抢狗,阿姨本能地要保护狗狗,结果人被车子拽倒,头也被车子撞了,现在人在红会医院新大楼治疗,轻微脑震荡。

 

  现在这些抢狗的人真的太嚣张了。具体被抢过程,你们去问问我阿姨,或者问问潮鸣派出所,我们已经报案了。

 

  两辆摩托车4个戴头盔的男人

  夺狗不成变明抢

 

  昨天下午3点,在红会医院新大楼住院部见到了丁阿姨。丁阿姨头上包着一圈网状纱布,纱布渗成了红色。潮鸣派出所的一位警官正埋头给丁阿姨做报案笔录。

 

  丁阿姨红着眼睛,指了指头顶,说,缝了4针,还做了CT,医生说可能是脑震荡,结论要等片子出来才知道。

 

  说到这儿,丁阿姨眼泪流了出来,她用白纱布擦了擦眼睛说:“受点伤也就算了,可我的两个宝贝可能回不来了……”

 

  丁阿姨,55岁,已退休。一个人生活,跟姐姐一家住在下城区回龙庙。

 

  被抢的两条博美,一条叫嘟嘟,一条叫旦旦。两个小家伙都是黄色毛发,毛发有一寸左右长。嘟嘟重量在12斤左右,旦旦大概8斤重。

 

  丁阿姨说,两个小家伙今年五岁半了,是一个妈妈一胎生的,旦旦是雌的,嘟嘟是雄的。

 

  “以前,都是姐夫带它们出去转的,这两天姐夫生病住院了,我就带出来转了。五年多了,一天早晚两次,都是姐夫带它们出来的。我就管照顾它们,我把它们当孩子来养的。”丁阿姨说自己退休后,又没啥事情,把心思全放在这两个小家伙身上了。

 

  “今天(5月9日)早上6点半,我牵着嘟嘟、旦旦从家里出来,小姐妹在楼下等我。我们沿着楚庆路往庆春路走,然后,左拐上庆春路,走到刀茅巷,准备从刀茅巷农贸市场这儿的小巷拐回去……这五年多,我姐夫天天带它们这么走的,这样一圈下来,大概要半小时,也就回到家了。

 

  “没想到,刚拐上刀茅巷就出事了……

 

  “当时,我们都走在人行道上,两个小家伙走在前面,我拉着系在两小家伙脖子上的绳子和我小姐妹并排走在后面,我靠近马路,我们刚拐弯进刀茅巷,离庆春路不到10米远,后面突然冲上来一辆摩托车,上面有两个戴头盔的男人,坐在后座上的那个男人伸手来夺我手上的狗绳,我双手抓住绳子,他们没拉走。

 

  “他们就骑到前面,停在对面马路边,我就站住,骂他们,大白天,胆也太大了!我骂他们时,还在想,他们是不是想返回来再抢。没有注意后面。这时,后面又冲上来一辆摩托车,这辆摩托车上也有两个男人,也都戴着头盔。坐在后面的男人伸手一捞,抓住了我手里的两条狗绳,我想抓紧,他们用力一拽,我脚下一滑,就摔倒,人一摔倒,手就松开了,他们四个人就抢了两小家伙沿着庆春路往东跑了……”

 

  正在一旁和警官说话的丁阿姨的小姐妹扭头插话说:“老丁咚倒下了,我一看血从老丁头上流了出来,我吓坏了,连忙扶起她,她一起来,马上打电话给她姐姐,她姐姐过来了,我们带她到红会医院看急诊,医生建议住院,我们办好住院手续,就报警了。”

 

  潮鸣派出所民警说:

  第一次接到市中心辖区夺狗报案

 

  丁阿姨说,派出所很重视,接电话的民警开口就问伤怎么样了?问需不需要住院,如果住院,他们马上赶到医院来。

 

  “我们说了医生的建议,民警说他们会到医院来做报案笔录的。上午,他们就来了一趟,这不,下午又来了。我听说,警官还去看了现场。”

 

  丁阿姨说,因为当时心急,忘记看摩托车车牌了,小姐妹也吓坏了,没仔细看。因为是清晨,路上又没有多少人。不过,丁阿姨说,边上有个卖早点的阿姨,还有一个骑电瓶车的中年男人,他们应该看得比较清楚。

 

  “那个骑电瓶车的大哥还来对我说,这伙人是专偷狗、抢狗的,以前,只听说城郊接合部有人偷狗、抢狗,在市中心偷狗、抢狗还真是头一次遇上。他说他看到这伙人骑着摩托车往城站方向去了。”

 

  说完这些,丁阿姨一个劲地抹泪。

 

  丁阿姨外甥女小王说,这两个小家伙就是丁阿姨的命根子。两个小家伙的妈妈也是丁阿姨带的,五年半前,两小家伙的妈妈一胎产了5个,因为家里养不下,丁阿姨就留下了嘟嘟、旦旦。也就是当年,两小家伙的妈妈也被忍痛送了人。

 

  “今年3月,阿姨刚给两小家伙交了居住证(狗证)费,一共交了1000元。阿姨还给它们在刀茅巷那家宠物狗店办了包年美容卡,包年有折扣的,两个小家伙洗洗澡,做做美容,一次50元。阿姨交了一年。”

 

  问边上正在埋头做笔录警官,这算什么性质的案件?

 

  警官说,按丁阿姨及丁阿姨小姐妹报案所说,应该属于抢夺。“不过,案件最终性质,还得进一步调查清楚后才能定。”

 

  这位警官还说,这种案子在城郊接合部和郊县经常发生,特别是靠近城北、城西那一带的郊区,偷草狗的比较多,这几年,抢宠物狗的也多了起来,但也基本发生在那两个地方,在城区,特别是市中心,直接动手抢宠物狗的,还是第一次听说,“我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报案。”

 

  抢夺宠物狗

  越来越向市中心蔓延?

 

  近段时间,读者集中反映飞车套狗猖獗,尤其是对名贵宠物犬下手。

 

  3月19日,家住浙大紫金港校区旁的尹小姐,丢了一只哈士奇公狗,连日苦寻未果。尹小姐在找寻过程中发现,有很多人和她遭遇相同,都是名贵宠物狗神秘失踪,进而她开始怀疑,杭州可能有帮人专门偷名贵狗贩卖。

 

  哈士奇的照片在快报刊登后,3月25日在诸暨找回,是一位协警3月19日晚上在诸暨街头发现的。尹小姐比照了一下时间:她3月19日晚上6点多发现丢了哈士奇,平时不拴铁链的,协警发现时它脖子上却挂着铁链,也就是说,两个多小时后,她的哈士奇被人用铁链掠到诸暨,自己又挣脱铁链,逃亡街头。

 

  此后,又有多位读者向快报反映,有人骑摩托车抢夺宠物狗,主要在清晨和晚饭前后的遛狗时间,地点集中在城北和城西等小区。

 

  城西一位周女士12天跟踪寻狗,在临平一个贩卖草狗、宠物狗的窝点,花了一千多元赎回自己的贵宾犬,她披露的详细亲身经历,暴露出盗抢、收购、销售产业链或有从土狗草狗向名贵宠物狗蔓延的趋势。

 

  最近一起发生在5月3日清晨5点多,地点已经越来越接近市中心——两个骑无牌摩托车的男人,在濮家新村小区大门附近抢夺孙大伯牵着的贵宾犬“丽娜”,大伯躲过,摩托车往前开了二十来米,刹牢,一个转弯,又朝大伯兜了回来,准备明抢。大伯抱牢狗,要跟他们拼命,两人才无奈放弃,跑了。

 

  而昨天这起发生在庆春路和刀茅巷——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市中心了。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