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年为寻爱犬只身三闯“套狗帮”窝点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4-27

 

     “现杀狗肉……”“大狗,13元。”两栋民房的墙上,用粉笔写着这些字眼。而发现它们的,是一名叫牛辉(化名)的15岁少年。他为寻找丢失的爱犬,“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些狗肉窝点。然而只身三进窝点的他,至今都没找到爱犬。

 

  相伴六年的狗丢失 少年老梦到它被杀

 

  昨日,牛辉带着记者一行,再次前往位于福州新店镇的窝点。

 

  在采访车上,牛辉掏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爱狗照片,表情黯然地说,他今年15岁,在福州某高中读初三,下周就质检考试了,但他一点都没心思复习,总想着自家的狗。“晚上老做梦,梦到它被人逮住宰杀了吃。”23日晚上,牛辉养了6年的爱狗“杰克”出去后,再也没回。“杰克跟了我6年,读小学三年级时,老爸把它当生日礼物送给我。虽然只是一般土狗,但很通人性,也很乖。”当晚,发现“杰克”没回来,牛辉出门在家附近找了个遍,也不见踪影。一位在附近街道做卫生的李大妈告诉他,经常看到一男子在这里蹲点套没人牵的狗,然后拿去杀了卖肉。在李大妈的指点下,牛辉找到了位于新店盘石村的这栋民房。“去了三次,装作买狗肉的,但都没看到杰克。”牛辉说。

 

  关狗的民房墙上 写着卖狗肉电话

 

  “房子里关了不少狗,新店这一片的人都知道他在这卖狗肉,另外在下方村,他还有一个窝点。”昨日是牛辉第四次来到盘石村这套房子前。

 

  记者低声问附近便利店老板:“这里有卖狗肉的吗?”老板用嘴指了指那栋民房,小声说道,“里面有卖。”当记者一行慢慢靠近,站在楼前的一中年男子开始警觉,大声问道:“你们拿着相机是干什么的?”因为相机被发现,记者只好表明身份,并说一个孩子丢了狗,想帮忙到这里找找。记者说着,慢慢地移向这栋楼,看到大门口的地上有一堆黄色狗毛,而大门上写着一个手机号码,下面还写着“大狗,13元”字样。

 

  “不可能在这里,我们从来没有去抓狗。这里的狗都是用来给学生做实验的。”对方立即予以否认,并禁止记者一行再靠近。这时,大门开了,又出来一中年男子,并说他们只是打工的,必须问过老板后,才能放记者一行进去。

 

  经过一番交涉,对方同意牛辉进去找狗。记者跟进去看到,昏暗的房间里,两个铁笼里至少关着30只狗,大部分都是土狗。和之前一样,牛辉没找到“杰克”。

 

  随后,在村民的指点下,记者又来到下方村的另一个窝点。这是一间一层的平房,墙上写着与盘石村那栋楼一样的手机号码。不同的是,这里的“广告语”更露骨———“现杀狗肉”。附近村民说,现在这家人主要在盘石村那边卖狗肉,这里偶尔也养几条狗,大多都是他们在凌晨4点至5点及下午6点左右出门捕抓的。

 

  部门:执法存在尴尬

 

  随后,记者联系了公安部门、工商部门等,各部门对于“套狗帮”及其所衍生的产业链,存在着执法的尴尬。

 

  民警说,如果有证据证明其宰杀的狗是抓获的流浪狗,甚至是偷来的家养狗,就涉嫌盗窃罪和销赃罪,警方可立案侦查。但实际中,警方却无法介入。“套狗帮”一般都在深夜行动,主要在乡村流动作案,警方很难抓到现行。

 

  收购窝点没有证照,工商部门可以采取措施,责令这些窝点停止经营行为。可对于作为“商品”的活体狗儿,他们却无法查扣或没收。而工商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狗肉的检验检疫归属农业部门管,工商部门只能对涉案的工具进行查扣,而这些窝点所需要的工具仅仅是几把不值钱的刀具和铁链,查扣和罚款不足威慑。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