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毒素:七种动植物碰不得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4-22

      世界上有七种动植物碰不得,否则...

 

      1.海葵

 

 

  一不小心踩上海葵,定会感受到它的触角给人带来的痛入骨髓的感觉。海葵同水母一样,属于无脊椎动物,都具有致命的刺细胞(cnidocyte)。每个刺细胞含有刺丝囊——一种外形像微型卷状鱼叉的细胞器。刺细胞中含有的毒素(通常是神经毒素)会令个头小的猎物动弹不得。 刺细胞这种效率给以色列制药公司NanoCyte带来了灵感,该公司希望利用银莲花属植物的刺细胞研制治疗糖尿病的独特药物。按照NanoCyte的设想,可以将刺细胞混入专用护肤霜,用以传递胰岛素。接着,胰岛素会被加入到含有刺细胞的护肤霜中;这种外形像鱼叉的细胞可以将胰岛素直接射入皮肤。

 

     2.大毒蜥

 

 

  蜥蜴的唾液或许是我们在寻找减肥药的良方时最不可能考虑的东西,但在大毒蜥身上,这证明是个正确的选择。作为唯一有毒的蜥蜴,大毒蜥是美国特有 蜥种,广泛分布于美国西南部和墨西哥。尽管外表上看上去让人心惊肉跳,但它们不会给人构成真正的威胁,这主要是因为大毒蜥行动过于迟缓。与其他一些爬行动 物不同,大毒蜥不会直接将毒液射入猎物身上,相反,位于下颌的唾液腺在大毒蜥开始咬住猎物时缓慢分泌毒液——神经毒素。 这种毒液会引发浮肿,令血压骤降。过去十年间,研究人员从大毒蜥的唾液中提取出十多种蛋白和毒素。其中,一种名为exendin-4的蛋白被发 现同人体消化管中的一种激素有着50%的相似之处。人体消化管中的这种激素可在血糖升高时刺激胰岛素分泌,从而降低血糖;在血糖较低时则无此作用,故不会 引起低血糖。 一项历经3年的研究发现,exendin-4 有助于2型糖尿病患者维持健康的血糖水平,还有减肥的功效。在此之后,即2005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终批准使用exendin-4合成版 本(称为exenatide)。距现在更近的一项研究发现,exenatide还可以帮助非糖尿病患者减肥:服用这种药物的志愿者报告称,在6个月内,他 们体重减少的幅度是服用安慰剂的志愿者的3倍。

 

     3.红毛狼蛛

 

 

  智利红毛狼蛛(Rose Tarantula)体内含有一种重要蛋白,这种蛋白已被广泛用于阻止心房颤动(atrial fibrillation)的药物中。心房颤动是指心律不正常,可以导致死亡。这种病症还会扰乱心跳节奏,导致血液在心室中凝结,从而令心房无法有效供血。如果有血块从心室脱落,进入大脑,导致动脉阻塞,会引发中风。 美国布法罗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在狼蛛毒液内发现了肽GSMtx-4。GSMtx-4通过阻滞心脏中某些神经细胞结构避免心房颤动。一旦患者出现像充血性心力衰竭等心脏病,这些“通道”会遭到过度刺激。其他实验还表明,GSMtx-4肽还能用作缓解疼痛的止痛药。虽然市场上目前尚没有以GSMtx-4肽为成分的药物,但科学家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研制此类药物。

 

      4.南美蝮蛇

 

 

  被蛇咬上一口的滋味肯定不好受,然而,在某种蛇的毒液中发现的肽,可以缓解高血压症状和某些类型的充血性心力衰竭。被南美蝮蛇(Bothrops Jararaca)咬上一口,轻则造成伤处浮肿、出血,重则导致死亡。20世纪70年代初期,由塞尔吉奥·恩里克·费费拉领导的一个巴西研究小组在南美蝮蛇毒液中发现了一种肽,可以令血管膨胀,从而降低血压。 这种肽后被统称为缓激肽增强因子(bradykinin potentiating factor),还可阻滞血管紧张素I向血管紧张素II的转化。从血管紧张素I向血管紧张素II的转化过程会造成血压升高。后来,美国制药商百时美施贵宝利用缓激肽增强因子,研制出第一批血管紧张肽转化酶(ACE)抑制剂,这种药物名为卡托普利(亦称巯甲丙脯酸),现被普遍用于治疗高血压和某些心脏疾病。

 

      5.三色箭毒蛙

 

 

  亚马逊流域的部落很久以前便发现,这些色彩斑斓的小小青蛙,皮肤中会产生一种很厉害的毒素。猎人们出去捕猎之前,会在箭头上涂上这些致命毒液。当科学初次遇到这些部落时,他们对这些与世隔绝的人群使用毒素的方法产生了好奇,想搞清楚它们中究竟含有哪些不同寻常的化学物。 20世纪90年代初,科学家从厄瓜多尔一种有毒蛙类中隔离出罕见的生物碱epibatidine。这种蛙类名为三色箭毒蛙(或幽灵箭毒蛙),科学家发现三色箭毒蛙的毒液在缓解疼痛方面的功效是吗啡的200倍,至少在老鼠身上是如此。尽管是一种有效的止痛药,epibatidine由于毒性过大,不能用来制药。为克服这个障碍,研究人员一直在尝试改变epibatidine的化学结构,以消除其毒性。目前,他们已成功制作出数百种新的化合物。

 

     6.颠茄

 

 

  颠茄是地球上毒性最大的植物之一,里面含有托烷类生物碱(tropane alkaloid),一旦剂量足够多,会致成年人于死地。托烷类生物碱主要活性剂阿托品(atropine)会攻击副交感神经系统,扰乱其负责调节诸如呼 吸等潜意识活动的能力。鉴于它的致命性,科学家发现阿托品在医学方面的有益用途恐怕会令许多人大吃一惊。在作为乙酰胆碱酯酶抑制药用以阻滞过度活跃的神经 细胞时,阿托品有助于缓解沙林和炭疽等神经毒剂的致命作用。神经毒剂会令受害者失去对身体功能的控制。阿托品还被用于治疗青光眼,使心跳骤停的患者恢复知觉。

 

     7.鸡心螺

 

 

  鸡心螺(又名“芋螺”)是很多贝壳收集者的“最爱”,最长只能长到23厘米左右,与其美丽的外壳一样出名的是它那毒性很强的毒液。绝大多数鸡心螺都分布在温暖的热带水域。尽管外表美丽,但鸡心螺是一种可怕的捕食者,齿舌十分尖利,当发现有猎物靠近时,它就将长管状的的喙伸向猎物,通过肌肉的收缩,将装满毒液的齿舌从喙里象子弹一样的射到猎物身上,毒液能够瞬间将小鱼麻痹,然后鸡心螺收起它的齿舌,将已被制服的猎物拖入口中。它们的毒液中含有神经毒素,可锁定特定的神经受体或通道等目标。 尽管鸡心螺的毒素一旦喷出就变成致命武器,但科学家仍从其体内提取出这种毒素,制成缓解疼痛的药物。2004年,第一种利用僧袍芋螺(Conus magus,鸡心螺的一种)毒素制成的止痛药“Prialt”,被批准在美国和欧洲使用。Prialt有助于减轻已对吗啡没反应的患者的慢性疼痛。它直接作用于脊椎,可有选择性地阻塞大脑中的钙通道,避免可引起疼痛感的神经传递素的分泌。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