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实录:藏羚羊大迁徙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4-12

 

      一只雄性藏羚羊一般占有2到10只雌性藏羚羊。这是一只雄性藏羚羊正在自己领地驱赶9只“新娘”的场景。

 

 

一只雄性藏羚羊入侵一个家庭的领地,引起一番拼死厮杀。

 

 

      经过一个月的“求婚恋爱”,雄性藏羚羊终于和雌性藏羚羊达成了婚约。它身边的两只雌性藏羚羊,都是它的妻子。

 

 

      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每年按照同样的路线往返数千里,就是为了到五道梁交配,再去卓乃湖产羔。在生物本能的驱使下,藏羚羊不惧路途的遥远,不顾这条路已经发生的许多变故,每年都义无反顾地奔走在可可西里的荒原上,给寂寥的荒原带来了生命的热潮。

  纪录片导演刘五洲自2004年以来,每年都花几个月时间等候在藏羚羊冬季和夏季的迁徙路线上,用“死守”的办法,观察和记录了藏羚羊从求婚、交配到怀孕、产羔的全过程。

  每年的10月末到11月初,几场大雪过后,可可西里开始进入一年一度的枯水期。这时,随着气温降至零下三四十度,大风刮到8—10级,楚玛尔河沿岸开始沙尘滚滚。

  在这极端天气和沙尘掩映下,随着雄性藏羚羊黑色面具变白了一些,为赶往交配地而引发的藏羚羊冬季大迁徙也就开始了。

  藏羚羊的冬季大迁徙,就像藏族的赛马节,虽是为赛马而设,但在这赛马过程中,也会有爱情应运而生。

  开始迁往交配地的藏羚羊,就像从四处帐篷相继走出、成群结队前往赛马节主会场的草原牧民一样,小伙和骑手在前面开路,姑娘和妇女挽手相随,长者和孩子最后垫底。所以只有在此时,才会出现几十只甚至上百只雄性藏羚羊汇聚一起的壮观场景。

  不过,在这雌雄有别的前行路上,也偶尔会有调皮的雄性藏羚羊偷偷走入雌性藏羚羊队伍,但这种加入只是暂时的,因为稍有风吹草动和惊扰,它们就折而返回了。如果你是观察者,千万不要小看这缩头缩脑的一幕,因为这一举动的出现,恰恰是它们爱情阴谋的悄然开始。

  交配地是此行的终点站。我所观察拍摄的藏羚羊交配地,位于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附近。这也是夏季赶往卓乃湖产羔的雌性藏羚羊的必经通道。

  赶到了交配地,来自四面八方的队伍就汇集到了一起,藏羚羊的身影也从五道梁处的青藏公路沿线蔓延到几十里外的海丁诺尔湖畔。据我目测,此刻至少有三四千只藏羚羊在这里相聚。

  但在这漫天羊群里,最醒目的还是把双角时而指向苍天时而戳向大地的雄性藏羚羊。它们是这个舞台的主导者。来到交配地后,它们在路上的斯文就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可一世的骄蛮姿态。

  在声声嘶吼的伴随下,它一年一度最频繁最剧烈的本能性奔跑就开始了。或许它想借此展示一下自己无比矫健的身姿,也或许是为接下来的挑战提前做个热身。

  与公羊比,来到交配地中心的“待嫁”母羊们,却是安静多了。在老人和伴娘陪伴下,它们每天只是在中心地周围徘徊。其实,这只是一种假象,因为在它们雀跃的内心深处,早就期盼着迎娶快点儿来临了。

  此时,那些年龄尚小、长有小角的小公羊也跟随大公羊东奔西窜起来,但无论它们再怎么奔跑逞威,都改变不了在这场婚礼大典上的看客角色,因为它们现在还没能力使自己的脸变得像大公羊那样黑。

  但小公羊这种推波助澜的机械性起哄对大公羊们却是一个帮助,羊群由此彻底被搅动起来,大地就像飘着一场赛马节上才有的铺天盖地的锅庄舞蹈。很快,母羊们的翩翩舞姿引起了公羊的注意,激情按捺不住的公羊开始接近看好的母羊,就像一个小伙轻轻走入锅庄舞队,向钟爱的女孩轻声问道:我可以随你共舞吗?

  如果这只母羊此时只受到这一只公羊的青睐,那么这只公羊尾随其后一同奔跑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如果还有别的公羊同时注意到了这只母羊,那么,这只公羊就会向其他公羊快步跑去并大吼一声,试图把它们吓走,但如果吼叫不起作用,它就会走到跟前,摆弄长角翻弄眼珠示威对峙一下,似乎在警告对方:请给我点尊严,好吗?

  也许此时的它们,可选择的适意“舞伴”还有很多,所以稍作对峙就又立即走开。然后再走近再嘶吼再对峙再走近

  对手间如此反复对峙恐吓,并不能使公羊迅速获得母羊建立起家庭关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开对手纠缠,雄性藏羚羊决定实施意志坚定的偷袭“抢婚”。

  当羊群再次被搅乱,黑脸公羊就会突然向某个“待嫁”的群体怒吼冲去。有意思的是,还未等公羊冲上去挑选,“待嫁新娘”们就会从队列里主动出来,形成一支独立奔跑的队伍。而由“伴娘”和小公羊等组成的看客队伍,虽也受到了惊扰,但没跑几步就会停下来。

  这样,母羊队伍成功地一分为二了。接着需要公羊对“待嫁”羊群不断地冲撞,直到母羊的数量减少到公羊能够驾驭为止,这几只母羊就成为了这只公羊的“新娘”……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