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私人动物庇护所:窥探毒品战争的灾难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10-04-01

 

      在安娜·朱丽娅·托雷斯(Ana Julia Torres)的动物庇护所收养的动物中,美洲豹猫是属于数量较多的一种动物,共有八只。它们是从一个可卡因贩子的庄园里缴获的,而那个可卡因贩子死于谋杀。

 

      托雷斯女士的动物庇护所收留了数百只动物,主要是从贩毒和准军阀,以及马戏团和动物走私团伙中解救出来的。这个动物庇护所奇特地为我们提供了一扇窗户,让我们从中可以一窥哥伦比亚这个国家无休止的毒品战争中发生的暴行和屠杀。

 

       托雷斯女士照料着丹尼,这是只孟加拉虎;一个受准军事组织的指挥官雇佣来照料它的人说,它过去吃的是行刑队的受害者的肉。一只没精打采的的非洲狮子曾被它的主人每餐喂给非法毒品,而曾属于那个毒枭的美洲豹猫则被喂给摇头丸。托雷斯女士今年50岁,她是一所学校的校长兼动物保护者。她在16年前成立了这家动物避难所,收留的动物曾包括一头被一家巡回马戏团所抛弃的大象,如今这头大象已去世。她说:“我所见到的一些残忍行为让我羞于成为一个人。”

 

      她的动物庇护所里的动物共有800多只,种类众多,从小型的蜜熊,一种类似鼬的夜间活动的哺乳动物,是在哥伦比亚的热带雨林中被发现的,到大西洋彼岸非洲出生的狒狒。许多被马戏团抛弃的动物,包括1只老年的黑猩猩“洋子”,仍在“洛雷纳别墅(Villa Lorena)”安度余年。“洛雷纳别墅”是人们对托雷斯女士的避难所的称呼。其他动物,如一只帝王秃鹫和一只侏儒狨猴,是对野生动物走私者采取行动时解救出来的,这些野生动物走私者从哥伦比亚的生物多样性中谋取利益。侏儒狨猴是世界上最稀有的猴类。

 

     “洛雷纳别墅”在卡利(Cali)市“福罗拉丽亚(Floralia)贫民窟”的一条土路的尽头,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动物是那些大型猫科动物。它们曾经属于哥伦比亚毒贩的私人动物园,这些毒贩似乎仍然在从已死的可卡因大亨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的事迹上寻找灵感。事实上,曾被埃斯科瓦尔先生所拥有的河马后裔们仍然漫游在纳波莱斯庄园——他曾经的度假胜地,在那里他私人收集了许多外来物种,包括犀牛和袋鼠。

 

      托雷斯女士避难所收养的动物的种类超过了埃斯科瓦尔先生的私人动物园。大约有500只鬣蜥在树林中漫游,野猪、火烈鸟、山羊和孔雀等则在栅栏内的小路上游逛,巨嘴鸟和蜘蛛猴被关在笼子里。托雷斯女士的避难所除了有极少数的访问者,并不对外开放。

 

     “这些动物在这里不是为了展出的。”她说,然后倾身探进笼子与笼子里一只名叫“木星”的正在吼叫着的狮子拥抱和亲吻,“木星”正从马戏团那里得来的营养不良中恢复,“他们需要受到保护,并有权利生活在安宁之中。”一些在她照顾下的动物在没有来到“洛雷纳别墅”前是不可能享受到这份安宁的。几年前,她照料过一只名叫“Yeyo”的蜘蛛猴。这只蜘蛛猴被警察发现时正躺在血泊中,被主人毒打了一顿。她说,虽然Yeyo因这次毒打而失去了一只眼睛,但它平静地生活在在“洛雷纳别墅”直到去世。

 

      后来,有一只名叫“伦贝罗”的狮子,是从马尼萨雷斯市附近的一个毒犯手中解救出来的。伦贝罗的眼睛看起来空洞、呆滞。托雷斯女士说,它原来生活的地方在哥伦比亚的一个偏僻地区,当人们狂欢作乐时,它就被迫消费大麻、摇头丸和其它一些毒品。

 

      在“洛雷纳别墅”几乎所有的角落,都有动物展示在人的手中遭受的屈辱。一只被截肢的凯门鳄在热带的阳光下伸展身体,一只被锯掉嘴巴的金刚鹦鹉在笼子里飞来飞去。路易斯,一只曾经属于一个毒贩的美洲狮,在他的笼子里一腐一拐地走动,因为它的一只前腿被切掉。

托雷斯女士充满感情地谈起每一个事例,时而愤怒,时而绝望。这使我想起了尼采(德国哲学家,1844-1900)生活中的一件逸事:在都灵的街道上,他含着眼泪,张开双臂抱住一匹马,试图阻止车夫对它的鞭打。“我们这里也曾收留过几匹马,有一匹马在卡利市被一名男子泼上汽油,这名男子试图把它活活地烧死。”她边说边走到关着黑猩猩笼子附近的“洛雷纳别墅”的墓地上,工人把所有死去的动物掩埋在那里所,“它没有活下来。”

 

      对于当地的其他动物保护人士,托雷斯女士的庇护所提出的问题既是理论性的,又是现实的。卡利动物园的兽医豪尔赫·加德亚萨瓦尔(Jorge Gardeazábal)说:“动物不象人一样能够适应在轮椅上的生活。”加德亚萨瓦尔博士以一只被截肢的豹猫为例,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对这只豹猫实施安乐死应是首选,因为它在感到恐惧时将无法凭着本能快速地逃离。虽然这样,他说他仍然支持托雷斯女士的庇护所。但他又说,为保证动物福利和保护那些保护它们的人。“这种行动应在政府规范之下。”

 

      虽然托雷斯女士得到来自卡利市环境警察的帮助,他们将获救的动物送到她家门口时,但她回避政府的资金资助及其他部门的参与。相反,她依靠的是私人的捐款和杂货店捐赠的食品。

 

     埃列塞尔·索里利亚(Eliécer Zorrilla)是卡利市环境警察机构的一名官员。他指出,当涉及到限制境外动物的贩运,甚至是那些被虐待以至最终被送”洛雷纳别墅”的动物时,执法部门的双手在很大程度上被绑住了。他认为,哥伦比亚的法律没有对发现有虐待动物行为或拥有一个稀有动物种类的人判处刑罚的规定。 

 

      索里利亚先生补充说,野生动物只有在被运输或交易的过程中,他的手下才能将其从贩卖者手中没收。他说:“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别的来自这个大陆或其它大陆的野生动物在圈养时被虐待。”

 

      具有讽刺意味的,人与自然的冲突也是“洛雷娜别墅”里的动物赖以生存的一个途径,主要以马被车撞死的方式,这些被撞死的马提供给托雷斯女士的食肉动物大部分的肉。一些屠夫也会捐赠马肉,并把它扔到笼子里,在那里它被迅速地消耗掉。

 

      托雷斯女士说,那只吃人肉的孟加拉虎丹尼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它的新的饮食习惯。在最近一个下午,当到了它吃肉的时间,它咆哮着显示出惊人的活力,而铁栅栏将它与喂给它新鲜肉的工人隔离开。“丹尼是这里我不能拥抱的少数动物之一。”托雷斯女士说,“至少现在还不能够。”

 

      本文译自/纽约时报  译/易言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