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战争就有军犬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07-05-11

  自从世界上有战争以来,犬一直是军人的得力助手,在战争中累建战功;就是在科学技术发展的今天,它仍活跃在世界各国的军队中,战斗在公安和国防线上,担负侦察、追踪、反特、防暴等特殊任务。
  据传,古巴比伦人、埃及人、亚述人以及罗马人在讨伐征战中,曾率先将犬用于战争。由于军犬在战争中大显身手,引起了许多国家的高度重视,一些国家在军队的训练体制中,出现了专门训练军犬的机构和编制管军犬的专业技术人员。
  古埃及的石碑上至今还残留着当年埃及人携带军犬,驰骋疆场的图形。在我国将犬运用于军事也有悠久的历史。据古典文献《周礼》记载,当时周朝设有一种官职叫“犬人”,专司养犬、驯犬。在我国战国时期,著名防御专家墨翟,曾使用犬进行防御。在他的著作中曾专辟章节,论述犬在防御中的作用。敌人在城外挖地道,墨翟就在城内遍挖土井,进行防范。每个井口,均派上耳聪目明的狗来执勤,以“审知穴之所在,凿穴内迎之”。如果地道相通,就让狗“来往其中”进行巡逻,“狗吠即有人也”。唐代《通曲》有载:为防止敌人夜间攻城,“每30步悬大灯于城半腹,置警犬于城上”。有时还有专门驯养警犬和派遣警犬执勤的机构,官名“犬铺”。据《资治通鉴》述:唐代天复二年,“朱金忠穿蚰蜒壕,围凤翔;设犬铺,架铃,以绝内外。”“凡行军下营,四面设犬铺,以犬守之。敌来则犬吠,使营中知所警备。”
  公元16世纪,西班牙人在对付不可一世的法国军骑时,事先将训练有素、身披甲胄的军犬埋伏起来,待法军骑兵接近,便一声号令,群犬起而攻之,把整个马队的战斗队形搞得乱七八糟。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军犬参加反侵略战争也屡见不鲜。在中法战争中,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的爱犬——黑虎,在著名的谅山大战中专咬法国侵略军扛旗士兵的喉咙,致使法军士兵
  望旗生畏。时至今日,在广东陆丰碣石镇北郊,刘永福的“义犬冢”,仍赫然屹立。在中日甲午战争的黄海海战中,“致远”号管带爱国将领邓世昌,在军舰爆炸沉没后落水,被其爱犬救起,最后爱犬同他一起沉入大海,这只犬的献身行为,催人下泪,一直为天下英雄所敬佩。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使用军犬成为西方国家的热门。德、意、比、英、法等国都编有军犬勤务分队。当时,德军有3万之众的军犬在军队中服役,其足迹踏遍整个欧洲、伸到非洲和亚洲的部分地区。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军犬数量剧增,同盟国和轴心国共有25万条军犬。美军以2万条军犬编成的“K—9部队”,配合各军兵种执行探雷、侦察、传令、警戒、放哨和拉雪橇等任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红军大约有170个分队使用过狗。当时有6万多条狗受过军犬中心学校的驯练。它们的功绩包括:炸毁了300多辆坦克,传递了200万份情报,往火线运送了数千吨弹药,发现了400多万颗地雷,救出了60万负伤官兵。
  在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局部战争中,军犬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
  犬还是人类探索宇宙奥秘的好帮手,曾经乘坐宇宙飞船遨游太空。

0个评论
0
标签:
添加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